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釀出理想中的不完美

告別繁華的夜都市,回到家鄉打拼,才知道,原來,釀梅也要有被討厭的勇氣⋯


我們的釀梅,沒有討好的外表,也沒有完美的美味,僅以手釀誠食呈現本味,或許是大家口中的不完美,卻是天生反骨的我們最愛樸實的滋味。吃著我們家釀梅,想著卻是蜜餞甜蜜可人的口感,那麼你就無法吃到梅子真正的滋味。

對梅子的執著與追求,是在離開家之後的思念。家鄉楠西產梅,其實還有香蕉、棗子、楊桃、芒果、芭樂等等,也是到城市打拼之後,才知道家鄉的好。小時候媽媽就常常釀梅,在當時,楠西梅子可是專外銷日本,產量龐大,採梅釀梅,是鄉里之間最平常不過的日常活動,每戶人家都有自家釀製小撇步,我們家也不例外,媽媽的手釀梅更是鄰居之間博感情的口碑款,也是在外地工作感到疲憊與焦慮時,最渴望的味道。
釀梅其實是最簡單不過的醃漬,僅以糖、鹽為主,也是古早儲存食物的方法。但這樣的簡單,一點也不簡單,少了媽媽老道的經驗,細緻執著的技法,口感總是差那麼一點。於是,開始跟著媽媽從頭學起,除了選梅交給機器之外,其餘全程以手工釀製,當然,梅子非得家鄉楠西不可,且手採不竿採。紮實肥厚的果肉,不虛胖,肉肉的才好吃。也毋須添加任何添加物去偽裝口感。
最初一批楠西梅樹,由日據時代日本人所引進栽種,上乘的品種,落地深根海拔千尺,左擁曾文水庫,右抱南化水庫,眺望嘉南平原,以台灣好山好水餵養著。除了梅花之外,高山野百合、紫櫻丹、山櫻花、艷紫牡丹花等等,繁花盛開,四季交迭輪番上陣,四五月還有滿山遍野的螢火蟲飛舞,好不熱鬧。環境如此優越獨特,百花百果皆在此齊聚齊放,產物品質早已不在話下。我們只需以簡單的糖與鹽,就能醞釀出渾然天成的真味與原味。

簡單, 美味的最高境界。鼓起勇氣踏上這條路,我們知道比起都市裡表象浮華事物,我們需要更寬廣的胸襟去累積經驗,也許不一定比原來的生活更好,但回去生活一定不好,因為我們早已不是那個原來的自己。

有些事,需要點時間來醞釀
初嚐若覺得不夠有味,請給它點時間
等待制約的味蕾,返璞歸真
時間催化出的味道,是那一年的風雨
手釀入了情感的滋味
一吃就回不去了